板蓝根汁


©医康网 www.1kum.com 版权所有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1kum.com/pages/QJKnluhk.html
板蓝根汁



【来源】



【原料】板蓝根15克,僵蚕3克。



【制法】水煎2次,混合后分2次服,每日1剂。



【用法】



【功效】

中医名药方

商陆二丑汤(董漱六)


[组成] 潞党参15克焦白术12克西砂仁4.5克广木香4.5克 花槟榔10克江枳壳6克 广陈皮5克焦六曲12克 云茯苓15克 福泽泻12克 商陆根l5克 黑白丑各4.5克腹水草15克

[功能] 益气调睥,渗湿行水。

[主治] 肝硬化腹水,症见胸痞纳差,脘腹胀满,饮食不化,小溲短少,大便干结,舌淡红,苔薄腻,质瘀,脉细濡滑,中医辨证为脾气虚弱、水湿泛滥者。

[用法] 日一剂,水煎服,分早晚两次服。

[方解] 方中党参、白术、云苓健脾益气,化水湿;砂仁、木香、槟榔、陈皮、六曲宽中理气;泽泻、二丑、商陆根、腹水草渗湿行水.使腹水由小便外解。诸药合用,共奏培土制水之剂。

[加减] 大便通行不畅加生军9克(后下);腹部膨胀不减加川椒3克,甚则加舟车丸9克(分二次吞服);服闷呕吐去黑白丑,加半夏9克,藿香9克;口粘纳呆苔腻去泽泻,加厚朴5克,炙鸡内金9克;小溲不利去枳壳,加车前子(包)15克;大便溏薄、日有多次去槟榔、白丑,加大腹皮9克、香谷芽12克;下肢凹陷性水肿可加陈葫芦皮30克(煎汤代水)。

[按语] 本方系参苓白术散(《和剂局方》)、木香槟榔丸(《儒门事亲》)加减而成。使用本方必须根据临床症状、舌脉为依据,只能暂时应用,注意中病则止,不宜长服久服。

[典型病例] 王某,女,41岁,工人。

患者原有慢性肾盂肾炎、贫血、子宫肌瘤史,否认有急性肝炎史。1976年5月因肝区胀痛,腹部膨大突增,下肢浮肿明显来院诊治。

检查:面萎黄,神清,全身皮肤暗黄,巩膜混浊,双手背掌可见蜘蛛痣,下颌、颈前、锁骨上未扪及明显肿大淋巴结,腹满,移动性浊阴阳性,肝脾触诊不满意,腹壁静脉曲张,双下肢凹陷性水肿。肝功能:麝浊14单位,麝絮(++),锌浊度32单位,锌絮(+++),SGPT57单位,总蛋白7.5克%,白蛋白2.3克%,球蛋白5.2克%,白/球-0. 47:1。凝血酶原时间14秒。蛋白电泳:清蛋白32%,球蛋白:α8%,β10%,γ50%.超声波发现大量腹水。胸透心脏正常,两横隔以右横膈为主往上平均抬高约3横指。抽腹水常规检查,蛋白(+),未见结核菌及癌细胞。尿常规:白细胞(+++),红细胞少许,蛋白(+)。血常规:红细胞150/立方毫米,血色素4.7克%,白细胞7400/立方毫米,中性77%,淋巴23%。肾功能:非蛋白氮68毫克%,肌酐3.4毫克%,尿素氮36毫克%,诊断为肝硬化腹水。

初诊:1976年7月24日。经净三天,患者面色萎黄,腹部膨胀如鼓,腹部青筋暴露,两足肿胀,小溲短少,纳差,大便自调,舌淡红,苔薄,质瘀,脉细弦滑。肝病及脾,气血两虚,湿困水聚,不宜骤攻,暂拟益气养荣,佐以行水化湿为治。方用:党参15克、白术12克、山药12克、带皮茯苓15克、泽泻12克、香附9克、当归9克、枳壳4.5克、陈皮4.5克、炙鸡内金9克、牛膝9克、车前子(包)12克、陈葫芦皮30克(煎汤代水)。

二诊:(同年7月30日),7剂后,小溲较前增多,但腹部膨胀不减,胸闷气短,两足肿胀步艰,纳谷渐思,舌脉同前,再用:党参15克、白术12克、带皮茯苓24克、泽泻12克、焦六曲12克、陈皮6克、炙鸡内金9克、木香4.5克、槟榔9克、大腹皮9克、商陆根15克、腹水草15克、陈葫芦皮30克(煎汤代水)。

三诊:(同年8月5日),连投益气调脾、化湿行水之剂,小溲明显增多,腹部膨胀减退,纳谷渐增,大便亦调,舌质红,苔薄腻,质瘀、’脉濡细滑,再拟前法一攻再攻,继用,:,党参15克、白术15克、茯苓15克、泽泻9克、藿佩(各)9克、厚朴3克、陈皮6克、木香4.5克、黑丑4.5克、枳壳9克、鸡内金9克、商陆根15克、腹水草15克。

四诊:(同年8月9日)服药4剂后,连日来大便迭通,先坚后溏,小溲日见增多,腹部膨胀日渐消退,胸闷得宽,纳谷日增,舌苔薄腻,脉来濡滑,脾运日渐恢复,水湿日趋下行,再拟原方加减。药如:党参15克、白术15克、茯苓15克、泽泻12克、厚朴3克、川椒3克、陈皮6克、木香4.5克、藿佩各9克、大腹皮12克、香谷芽12克、商陆根15克、腹水草15克。药后小溲增多,腹水日见消退。8月12日至9月24日将上方去商陆根、腹水草、黑丑、白丑、厚朴、川椒等药,再加黄芪、山药益气调睥,枳壳、焦曲消食宽胀,采用消补兼施,从而达到腹水全消,精神日佳,食欲增进,调治2个月痊愈。

1976年9月在肝功能正常、腹水未起的条件下,顺利的进行了子宫肌瘤切除手术。现已15年之久,身体康复,一切正常。

董氏根据中医“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”的理论,始终抓住补脾调脾为立法。盖脾为后天之本,生化气血之源,益气必须补脾,摄血亦须调脾,化湿行水也须理脾,为此治疗肝硬化腹水一症,益气补脾、化湿行水是基本方法。

附董漱六简介:生于1916年,江苏丹阳人。现为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主任医师。董氏1937年毕业于上海中国医学院,后从师名医秦伯未先生深造。临床擅长内科,对哮喘病的防治尤有独特见解。

通讯地址: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。 邮码:2000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