咽喉痈


©医康网 www.1kum.com 版权所有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1kum.com/pages/QJKlmrjm.html
咽喉痈是指发生于咽喉间及其邻近部位的痈疮的总称,又称猛疽、咽喉生疮,也即是咽喉及颈深部的脓肿。由于发病部位不同,因而名称各异。生于喉关的叫喉关痈,或骑关痈,相当于西医的扁桃体周围脓肿;生于喉底的叫里喉痈,相当于西医的咽后壁脓肿;生于颌下的叫颌下痈,相当于西医的咽旁脓肿;生于会厌者,称下喉痈,又称会厌痈,相当于会厌脓肿。临床上,以喉关痈为多见。本病发展迅速,每致咽喉肿塞,影响呼吸,是耳鼻喉科Il缶床中较为常见而严重的疾病。

咽喉痈的诊断要点

1.以咽部疼痛剧烈,张口困难,吞咽不利,言谈不爽,高热恶寒,精神疲乏,便秘溲赤,脉数,舌红,苔黄腻为主要症状,但因痈肿所在部位不同,临床症状有所差异。

(1)喉关痈:咽喉疼痛偏于一侧,吞咽困难,口涎外溢,语言含糊,张口困难,汤水易从鼻中流出,因局部疼痛,颈部不敢伸直而倾向于病侧。

(2)里喉痈:多发生于小儿,起病急,疼痛剧烈,吞咽困难,呛咳或拒食,口涎外溢,言语不清,甚则呼吸困难,可发生窒息危证。若为痨瘵继发之里喉痈,属冷喉痈,发病较慢,患者常午后潮热,盗汗,干咳或咳唾痰血,消瘦,倦怠乏力,咽喉梗阻感,吞咽不便。

(3)颌下痈:咽部及颈部疼痛甚剧,吞咽困难,牙关紧闭。

(4)下喉痈:起病迅速,突然感到喉痛,并很快发展为喉部剧痛,吞咽障碍,纳食困难,自觉有硬物梗于喉中,痰涎增多而不易咽下,发声不扬,如口内含物,甚者声音嘶哑,呼吸困难,痰鸣气喘。

2.检查可见局部红肿高突

(1)喉关痈:见一侧喉关、喉核红肿明显,蒂丁被挤向对侧,喉核也被挤向内前或内后方。患侧下颌角有臖核,压痛。

(2)里喉痈:见喉底一侧红肿突起,患侧咽壁也红肿,颈部常有臖核。

(3)颌下痈:见患侧下颌部肿胀压痛,喉核及该侧咽壁被推向咽腔中央,喉核无红肿,悬雍重多呈水肿,颈项肿胀有臖核。

(4)下喉痈:咽部一般无异常,或仅有轻微潮红。间接喉镜检查可见会厌红肿,红肿高突如半球状,有痰涎潴积于会厌两侧,颌下或下颌角臖核肿痛。

3.各种喉痈要注意与风热乳蛾、急喉瘖相鉴别。各种喉痈在初起阶段往往与风热乳蛾相似,但风热乳蛾病变在喉核,初起即见喉核红肿,继则见黄白色腐物自喉核小窝处排出,覆盖于喉核表面,甚或形成假膜,且常双侧发病。此与喉痈发于喉核之外,于肌膜下局限肿起者不同,一般喉痈之表面并无假膜覆盖。若风热乳蛾并发喉关痈者,则可见单侧喉核周围肿胀明亮,喉核被推向喉关中线部位,病起三四日后,于喉核之前上方脓肿高突,触之有波动感,以注射器穿刺可抽得脓液。

颌下痈、下喉痈可令患者声音改变,此与急喉瘖易于混淆。但急喉瘖声嘶重而喉痛轻,咳声如犬吠,检查见喉部粘膜红肿,声带肿胀如圆柱状。而下喉痈者会厌红肿如半球状,颌下痈可见一侧咽壁肿胀,且患侧颌下肿胀压痛,并有臖核肿痛,此与急喉痦大不相同。

咽喉痈的辨证分析

本病多因肺胃素有积热,又被风热邪毒侵袭,外邪引动肺胃积热,内外热毒搏结,上蒸于咽喉,致气血凝滞,热毒壅聚作肿,热灼血肉,以致腐坏成痈。咽部肿塞,则张口困难,吞咽难下。喉关为饮食、呼吸之孔道,上通颃颡,汤食不能咽下,势必反逆于颃颡而从鼻孔流出。里喉痈位于喉底,下喉痈位于会厌,容易阻碍气机,兼之热伤津液,煎炼成痰,痰涎壅盛,则痰鸣气促,甚者发生窒息。喉痈咽喉疼痛剧烈,故病人言语、饮食均感困难。初起外邪犯肺卫,故可出现发热恶寒、头痛、舌质红、苔薄白或微黄、脉浮数等风热表证;若邪热壅盛与胃腑之热互结,则高热,头痛,口掀热,口干口臭;热结于下,则大便秘结,小便黄,苔黄厚,脉数有力;喉痈肿胀甚者,气道受阻,兼之痰涎壅盛,故有痰鸣气急、呼吸困难等症状,汗出如油,烦躁不安,唇青面黑,脉微欲绝是阴阳离决之危象。

喉痈辨证中要注意有脓无脓。若脓肿散漫,可用压舌板轻触患处,坚硬者,脓未成;如红肿光亮,高突,四周红晕紧束,按之软者,是为脓已成。脓未成之时痛觉散漫,脓已成则痛觉集中,且有跳痛之感。辨别脓之成与否,对指导治疗有很大的意义。

总的治疗方法,初起邪在表,宜疏风清热,解毒消肿;里热壅盛,脓在酝酿之中,宜清热解毒,利膈消肿;脓成者则宜清热解毒,活血排脓。脓成之后,应立即放脓,使邪毒尽快清除。

咽喉痈的辨证论治

风热邪毒外袭
【证见】 咽喉疼痛逐渐加剧,张口困难,吞咽不利,言语含糊,患处红肿高突,全身症见头痛,发热,恶寒,体倦。舌质红,苔薄白或微黄,脉浮数。

【治法】 疏风清热,解毒消肿。

【方药】

1.主方五味消毒饮(吴谦《医宗金鉴》)加减

处方:金银花15克,野菊花15克,蒲公英15克,紫花地丁15克,赤芍15克,荆芥12克,防风12克,白芷10克,桔梗12克,甘草6克。水煎服。

2.中成药牛黄上清丸,口服,每次l~2丸,每日2次。

邪热传里。脾胃热盛
【证见】 咽喉疼痛剧烈,张口困难,吞咽困难,频频唾液,语声含糊,饮水反呛,患处红肿高突。全身症见高热,头痛剧烈,口气掀热,口臭,胸闷腹胀,大便秘结,小便黄。舌质红,苔黄厚腻,脉洪数有力。

【治法】 清热解毒,利膈消肿。

【方药】

1.主方清咽利膈汤(朱翔宇《经验喉科紫珍集》)加减

处方:金银花15克,黄芩15克,黄连15克,栀子15克,连翘15克,玄参15克,牛蒡子12克,桔梗12克,生大黄10克(后下),桃仁10克。水煎服。

若脓已成者,加皂角刺15克、白芷10克。痰涎壅盛者,加僵蚕12克、胆南星15克。若热人营血,扰乱心神;出现高热烦躁、神昏谵语者,宜加水牛角60克(先煎)、生地黄20克、赤芍15克、牡丹皮15克。

2.中成药

(1)黄连上清丸,日服,每次1丸,每日1-2次。

(2)牛黄解毒丸,口服,每次1~2丸,每日2~3次;片剂每次2~4片,每日2~3次。

(3)六神丸,口服,每次1岁1粒,2岁2粒,3岁3~4粒,4~8岁5~6粒,9-15岁8-9粒,成人服10粒,每日3次。

咽喉痈的外治法

1.吹药 用双料喉风散,西瓜霜等吹患部,每日6-7次。

2.含漱 用内服中药渣再煎取药液含嗽。

3.含服 可含服清金开音丸、铁笛丸、草珊瑚含片等。

4.超声雾化喷喉 可选用鱼腥草注射液、板蓝根注射液、清开灵注射液等喷喉,每次用药液4毫升,每日2次。

5.外敷 颌下部红肿,可用双柏散、如意金黄散外敷,或用木芙蓉叶60克、红糖6克,捣烂外敷。

6.放脓
(1)在脓肿最高处,消毒后用三棱针刺破,轻压排出脓液,或用吸痰机将脓液抽吸干净。

(2)可用空注射器和长穿刺针头,针头从痈肿顶端最高处刺人,抽吸脓液,务使脓液抽尽。若一次抽吸不尽,可根据情况第二天再行穿刺抽脓。

(3)切开排脓,也为常用之法。

咽喉痈的其他疗法

1.针灸治疗
(1)针刺少商、商阳穴出血,以泄热毒。

(2)痈肿未成脓时,用三棱针于局部粘膜浅刺5~6次,使其出血,以泄热消肿止痛。

(3)咽喉肿痛甚者,针刺合谷、内庭、太冲穴,用泻法,每日1次。

2.饮食疗法
(1)冬瓜苡米汤:冬瓜200。400克,薏苡仁30~50克,煎汤代茶,可加糖或盐调味,每日或隔日1次。

(2)咸鸭蛋蚝豉粥:每次用咸鸭蛋2只,蚝豉60~100克,粳米适量,加水煮粥服食。

(3)豆腐石膏汤:每次用生石膏约50克,豆腐约200克,加清水适量煲汤,煲2小时以上,然后用食盐少许调味,饮汤。

(4)白糖煮葛粉:每次用葛粉30—50克,白砂糖适量,加水煮成稠糊状服食。

3.擒拿法 适用于咽喉痈,咽喉肿塞,汤水难入者。

(1)单侧擒拿法:操作时嘱病人正坐,手向侧平举,拇指在上,小指在下。若病人左手平举,术者则应立于病人举手之正侧面。用左手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紧按患者鱼际背部(相当于合谷穴),小指扣住腕部,拇指与病人拇指罗纹相对,并用力向前压紧,另用右手拇指按住患者锁骨上缘肩关节处(相当于肩髑穴处),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紧握腋窝处,并用力向外拉。施术时,可嘱第三者立于病人前面,将汤药或半流质等缓缓灌下。此时,咽喉疼痛明显减轻,能吞咽。此法可连续使用。

(2)双侧擒拿法:患者坐在没有靠背的椅上,医者站在患者背后,用两手从患者腋下伸向胸前,并以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按住锁骨上缘,两肘臂压住患者胁肋,同时医者胸部贴紧患者背部。位置固定好后,便开始用力。两手用力向左右两侧拉开(沿锁骨到肩胛),同时,两肘臂和胸部将患者胁肋及背部压紧。要三方面同时使用气力,这样可使患者咽喉部松劲,便于吞咽。助手即把预先制好的药汤或稀粥,喂给患者吞服。

4.预防调护
(1)宜选用易于进食和消化的食物。禁食燥热及干硬食物。

(2)内服药物宜待凉服用。

(3)小儿患者的检查及治疗要有充分的准备,预防痈肿溃破,脓液溢出,堵塞气道。

(4)注意口腔清洁,每日含漱5~7次,尤其吃东西后必须清洁口腔。

(5)注意密切观察病情变化,掌握时机,抽脓或切开排脓。

(6)屡次发作的“喉关痈”,应择期进行扁桃体摘除术。

中医名药方

鳖甲地黄汤


鳖甲地黄汤



【来源】《重订严氏济生方》。



【组成】柴胡(去芦) 当归(去芦,酒浸) 麦门冬(去心) 鳖甲(醋炙) 石斛(去根) 白术 热地黄(酒浸,焙) 茯苓(去皮) 秦艽(去芦)各30克 人参肉桂(不见火) 甘草(炙)各15克



【用法】上药哎咀。每服12克,用水220毫升,加生姜5片,乌梅少许,煎至160毫升,去滓温服,不拘时候。



【主治】热劳,手足烦,心怔悸,妇人血室有干血,身体羸瘠,饮食不养肌肉。



【禁忌】脾胃虚寒及虚甚汗多者忌服。